当前栏目:平台互动

原标题:英超的复赛困局,是职业联赛棘手的生存现状缩影

值得一提的是,土耳其体育部长Mehmet Kasapoğlu在3月19日发推,确定将暂停本国体育联赛,他说:“在总统先生主持的有关新冠病毒评估会议之后,作为预防措施的一部分,我们决定推迟足球、手球、排球、篮球等联赛。”至此,欧洲主流职业联赛全部暂停。

被疫情“杀死”的体育世界

更重要的是,在疫情期间球员薪资是否正常发放,也将是值得注意的焦点。众所周知,职业球员的收入数字不菲,在英超之前,德甲、法甲和西甲已经着手集体通过法律和游说的方式,力劝球员“减薪”。瑞士超级联赛的锡永甚至以“球员不同意降薪”为由,开除了队内的7名球员,包括前巴萨、阿森纳球员宋亚历山大·宋和朱鲁。

劳务合同是复赛需要解决的另一项难题,由于欧洲足球赛季的比赛周期普遍在5月份结束,合同在于2020年夏天到期的球员,包括大卫·席尔瓦和维尔托亨等名将,与俱乐部签署的截止日多为6月30日,考虑到复赛很可能将横跨至7、8月的可能性,联赛和俱乐部还需要拟定疫情下的临时球员合同方案,无论是月签还是何种形式。

焦头烂额的赛事方

原本,体育世界是一个日不落帝国,在365天里,职业赛事间拥有保持着紧密又独立的关系,无论是北美四大联盟,还是亚欧大陆的各级别体育联赛,大家在各自的赛事周期内健康、和谐地共存着,直到2020年的这场疫情,彻底扰乱了全球职业体育的生态。

而对于球员,他们对复赛有两个主要诉求:钱和命。

北京时间3月19日,英超、英足总、英国足球联盟和女子超级联赛(Women's Super League)通过电话会议召开紧急董事会。一周前,英超确定联赛将因疫情停赛,所有比赛至少推迟到4月4日后; 在四方19日的一番探讨后,决定继续无限期(extended indefinitely)推迟复赛,英超最快不会在4月30日前恢复。会议上唯一确定的积极消息,是英足总杯将针对今年的特殊情况,废除传统“赛季的结束不应迟于6月1日”的决定,换句话说,延长了2019至2020赛季的赛季长度。

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即便欧美的疫情发展依旧未知,即便社会各界人心惶惶,“复赛”仍旧成为职业体育眼下的热词。以英超为例,在伦敦可能因抗疫采取封城措施的情况下,已经开始了订制复赛方案的讨论。

眼下,现场看球成为奢望

不过已经有急于复赛造成更大伤害的前车之鉴。日本篮球联赛B联赛曾经在3月14日,在日本疫情状况不明朗的情况下强行复赛,造成的结果是重启后发生数起人员体温超标的情况,迫于巨大压力,B联赛随后宣布取消3月20日-4月1日间的95场比赛。

巴甲格雷米奥队球员集体戴口罩出场抗疫疫情期间比赛

现实面前,联赛、俱乐部和球员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,对于英足总和英超,尽早确定复赛方案是重中之重,哪怕采用空场的形式,稳住转播方、赞助商等资方在内的意义胜于一切。

因此就算英超复赛心切,也需要遵循抗疫战的阶段行事。

除了CBA,另一个值得英超参考的职业联赛,是在3月19日宣布复赛的澳洲橄榄球联赛AFL,AFL总裁吉伦·麦克拉克伦(Gillon McLachlan)说已经获得18支球队的同意,比赛将以空场的形式进行,并且将对球员的健康进行每日观察。

为薪资问题找到合理解决方案后,如果英超决心“富贵险中求”,在疫情之中复赛,很可能会遭到球员的抵触和拒绝。澳洲篮球联赛NBL,就在总决赛打到一半时,由于悉尼国王担心疫情扩散,拒绝前往珀斯进行系列赛第四场较量,NBL只好宣判赛季提前结束,将冠军颁发给系列赛2-1领衔的珀斯野猫队。

如果将体育产业比作一个完整的人体结构,那职业赛事的重要性堪比心脏,停赛等同于心脏停跳,等量代换过后,也就不难理解停赛对体育产业造成的巨大影响。 根据毕马威的分析,若五大联赛余下赛季取消,比赛日、转播和商业收入方面的损失累计将超过40亿欧元;另据福布斯统计,如果NBA和NHL无法在6月恢复赛事或取消赛季,可能将导致转播版权收入方面超过1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。

除此之外,顶级联赛还在疫情期间,肩负着稳住本国足球产业局势的重任,停赛让多支英国的低级别俱乐部陷入财政危机,英格兰足球联盟在3月18日发布了5000万英镑的短期救济基金,以此向现金流出现问题的低级别俱乐部提供支援。

与AFL实现复赛的流程相同,英超获得俱乐部认可至关重要,站在英超俱乐部的角度,欧洲杯移至2021年后留出了充分的复赛时间,主观上他们不愿意放弃巨额的比赛日收入,更何况如西汉姆这样赛季战绩不佳的俱乐部,探讨复赛方案甚至给予了他们推动成绩取消的契机;但与其同时,空场能够保证起码的转播分成,此外俱乐部也需要厘清各种复赛方案,可能对他们在财务和法律上造成的影响。

由此可见,特别是对于顶级联赛而言,制订复赛方案绝非易事,英超正在经历的困局,便是最典型的缩影。

换句话说,虽然俱乐部同样希望将疫情的经济损失降至最低,他们需要首先整理出一个万全之策。比如对于本赛季大有希望升超的英冠俱乐部们,一旦复赛方案剥夺了他们的升超机会,势必将引发又一波纠纷。

延展阅读:

展开全文

步入2020年,英超开局不利,曼城遭遇欧足联重罚,利物浦欧冠无缘八强,如今疫情可能造成更惨重的损失,作为商业开发最为成功的职业联赛之一,根据毕马威分析,英超因疫情预计亏损可能高达12.5亿欧元。复赛是英超完成自救的华山一条路,然而在疫情之下,这样的抵抗看起来很可能只是困兽之斗。

即使是商业化最为成熟的英超,也拿疫情束手无策。托特纳姆热刺总裁列维(Daniel Levy)说,新冠病毒是他掌舵球队20年以来经历的最严重的问题,英足总总裁格雷格·克拉克(Greg Clarke)在停赛后首次紧急会议时,便表达了赛季恐怕很难完成的担忧。

另一个典型则是切尔西旧将米克尔,他此前效力于土超领头羊特拉布宗体育,由于土超在疫情期间没有停赛,在当时成为了欧洲主流赛事中的“独苗”,米克尔主动选择与球队解约,并且在社交媒体说道:“ 生命比足球重要多了,在这种情况下,我觉得联赛应该暂停。”

50天,这是从中国CBA作为第一个因疫情宣布停赛的职业联赛,到德甲作为五大联赛中最晚宣布因疫情停赛之间的天数,这段时间里人们所熟知的中超、NBA、英超、欧冠、ATP/WTA、F1、波士顿马拉松……多个顶级体育赛事相继发布停赛声明,职业体育陷入了历史上罕见的停滞阶段。

举例而言,CBA的复赛进程正在有序审批中。 据懒熊体育了解,CBA报给中国篮协和体育总局的复赛方案目前尚未得到批复,跟近日中甲传出外援确诊或许有一定的关系。当然,在抗疫之下,必要的等待和耐心,都是理所应当的。

英国政府旗下的数字、文化、传媒及体育部门主管朱利安·奈特(Julian Knight)认为,英超还将在疫情期间肩负起扶持草根足球的使命,他向BBC说:“富裕的英超俱乐部应该在疫情期间,向有生存困难的草根和低级别球队提供经济支援。”

浏览: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顺达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18 百度 版权所有